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APH/土希】非典型性ABO

●非典型性的意思就是没有肉(

●是一个多月前无脑爽撸的片段,后来放置play了,刚刚补了个结尾

●被放置的原因就是写得太烂,能忍住看完也请不要取关我,今天我就要用实力证明我的弱小.jpg

●点文在想怎么写了(咕咕咕)








书本从脸颊滑落的触感和磕碰的响声使他惊醒了。冗杂文字盖住的眼睫颤抖了几下,瞳孔迎头撞上被窗棱切碎的夕阳。

“唔……”海格力斯不耐地又把眼睛半闭回去,略微变换姿势,把脸埋到墙壁投射下的阴影里去了。

“我正要叫你起来,”另一个男人从吧台转出,走到青年栖身的长沙发旁边,“别睡啦小鬼,一会儿就要开业了,你得过来搭把手。”塞迪克弯腰捡起地板上的书,草草扫了一眼题目,嗤笑一声:“你的学生要是知道,他们的哲学老师也会读《存在与时间》睡着,一定挂科得更放心大胆。”

海格力斯还半梦半醒,只是身体顺着声音的来源本能地贴靠过去。“只是……困……”他嘟囔着,一面让塞迪克俯下身好环住他的脖子,“你带我起来……”

男人微微蹙起眉头。海格力斯的懒散虽然由来已久,但也不是到路都不愿走上一步的程度。他把这个像猫一样半流体的人撑起,青年借力把脸贴到他的颈窝胡乱磨蹭。他愣了愣,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味,正从青年脖子后的腺体里源源不断散发出来。

“啊,看来今天晚上你不能留在外面帮我了小鬼。”塞迪克拍了拍海格力斯的背,而后者已经几乎完全伏在了他身上,“你发情了。”

海格力斯迷迷糊糊,没怎么听进男人的话。他只知道抱住他的这个人的腺体散发着让他安心又愉快的味道,因为一直在后厨忙碌的缘故,肩膀和领口的布料沾着烟火气,香料和酒的芬芳,男人粗砺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响着,这一切加起来就足够是他心中“家”的印象了。

“我带你回里面去吧。”塞迪克无奈地提起一口气,把青年囫囵抱起。酒馆通过吧台后的小门和他们的房子相通,他把海格力斯放到床上躺平时,对方还絮絮叨叨地抱怨:“塞迪克……今天不开店不行吗……”

“除非你想让我们俩饿死,”男人给他塞好被角,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记,“看看你的排课表上才有几节课吧,你随时因为课被砍掉而变成无业游民的可能性真是我工作的一大动力。”

不然哪个Alpha愿意扔下自己在发情期变得又软又粘人的Omega,跑到后厨去摆弄锅铲呢。

“性冷淡大叔。”海格力斯迅速回击。

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塞迪克眉头一跳,咬牙切齿地想这小鬼偏偏就是记仇能力这么强。

海格力斯是个怪人——不仅是说性格方面,甚至是生理层面上。他展现出的第二性别完全不像传统意义上的Omega,对信息素的敏感度简直是Beta级别,在发情期时的表现也并没有其他Omega那么疯狂。以至于在他们第一次发情期标记前,塞迪克说出了困扰他多时的疑问:

“你是不是——性冷淡啊?”

当然,在那之后受到了青年猫猫拳的正义制裁。

塞迪克在把盘子放到桌上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
一旁正好是位熟客了:“哎呀,今天你那个小情人不在吗?”

他摇了摇头,做了个“发情期”的口型。

第二性别相同的客人立刻露出了然的神色,满怀同情拍了拍塞迪克的小臂。


在被褥间团成球的海格力斯并不能感受到伴侣的悲伤,他在软乎乎的羽绒里打了个滚,翻到了自己不常睡的那一边。枕头因为时常紧贴腺体而沾满了信息素的气味,诱惑着omega用脸颊在上面蹭了又蹭。但很快的,没有陪伴、拥抱、亲吻,没有大量肢体接触和一场酣畅淋漓的标记让发情期的本能躁动起来,海格力斯坐起身来,茫然地四处打量。

还要更多……

他掀开被子下床去,像初到世界的幼兽,不靠眼睛,而是凭着嗅闻的直觉探索着周围的一切。塞满了Alpha贴身衣物的橱柜此时就像夏娃眼中充满诱惑的苹果,散发着危险的、甜美的气息。海格力斯打开这宛如宝库的大门,将里面的衣服抱了个满怀。

“呼——”巨大的空虚感得到了小小的满足,他微微眯起眼睛,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被情欲冲昏了头的Omega将属于塞迪克的每一件衣物都捧在手里,踉踉跄跄扑回床上。他仿佛筑建爱巢的鸟儿,精心挑选着那些“树枝”,一圈一圈码放起来,让那令人安心的信息素像它主人的怀抱般充盈在自己周围。海格力斯满足地蜷在这一团混乱中,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他再次醒来是因为不可抑制的情热。衣物暴露在空气中过久,上面的味道已经散去了很多,剥离欲望的幻想重新变成冰冷的死物。屋里很安静,甚至隐约能听到不远处酒馆中客人们喧闹的声音,但窗外浓重的夜色没有阻碍,一路渗到房间中。

海格力斯的身体热得难受,偏偏没有任何疏解方式。伴侣任何理由的缺席都在发情中的Omage心中自动过滤成了无理取闹的冷落,委屈的酸液把整颗心都泡得胀鼓鼓的。

赌气一般,他一脚踢开身前的衣服,想着索性去用冷水洗一把脸,试图降下这种诡异的高温。

洗手池旁还凌乱的堆砌着两人的各类用品,海格力斯的橄榄发油和塞迪克的古龙水瓶亲亲热热地贴在一起,在灯光下炫耀似的闪光。理智破碎的Omega死死盯着那个瓶子,里面琥珀色的液体在他模糊的臆想中轻轻晃动着,在男人沾着细碎发丝的耳后与绷直的手腕上留下混着胡椒、佛手柑和小茴香气味的吻——那也是塞迪克的味道,每每他攀上塞迪克的脖子亲热,就能在后颈处嗅到它们渗进皮肤的踪迹。

那正是能缓他情欲之渴的解药。


关店回房的塞迪克推开门就头皮一炸。

房间里如他预想飞满了自己的各件衣物,像被台风袭击过后的灾难现场。但同时,他那价格不菲的香水也被丢弃在地上几乎空空如也。空气中那与他信息素类似的香水味浓得惊人,他差点就要遵循Alpha的本能和自己打上一架了。

看来以后除了香烟,在发情期需要藏起来的东西又多了一个。消防战士塞迪克心中长叹一声。

他打开窗户,让那些喧宾夺主的气味通通散去。塞迪克剥开床上的衣物躺上去,把熟睡的Omega揽住摁在颈窝。

“你的正主在这儿呢,小鬼。”

●很短,对不起,完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