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APH/土希】 Trophy(上) by heillos


#啊啊啊我竟然要到了授权!!!!补档!!!!#
#是的虽然消失了很久但我回来惹(*´˘`*)#
#看到小天使的翻译粮一时手痒忍不住掏出了暑假的存货#
#依旧是翻译粮,自产大概要等到我再多了解一点两国历史和爱恨情仇【???】之后才敢动笔_(:3」∠❀)_#
#翻译水平依旧不敢保证,不知道有没有原文理解有误的地方。虽然我很努力的想表现出作者描写的那种“感官盛宴”,但我感觉我的翻译远达不到这个水准qwq求不嫌弃qwq#
#原文网址点我点我_(:3」∠❀)_#
#臭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辣……冷CP同好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bu#
(以及,谁来告诉我埃/及的tag应该打什么qwwwwq)

【高亮预警】
#是刀!是刀!!是刀!!!
#极度极度极度轻微的sp情节【虽然基本就只有一下,但因为作者在外网做了预警标注,因此在这里还是注明一下。介意者请务必绕行ω】

Ready?Go——!





作者写在前面的话:
海格力斯正在长大,而塞迪克用来控压他的方式变得越来越暧昧了。故事发生在希/腊处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控制之下的时期。为宾果游戏的四月挑战而写。关键词:感官盛宴。
***特别注明***
希/腊在文中将使用他拟人化版的姓名,并且在当时的历史时期下并不作为独立的国家实体存在。埃/及也是如此。
————————————以下正文——————————
奥/斯/曼帝国并没有好好待他。
海格力斯从来就不会学着像古夫塔一样乖说服从和忍气吞声。自从帝国抓住了这两个古/希/腊和古/埃/及的儿子,这个埃/及小伙子从不给他找什么麻烦。只有他会去无条件服从塞迪克的命令,会在塞迪克为他们讲先哲故事*时露出微笑来取悦对方,也会为塞迪克带来他想要的任何东西。因此,也许他才更配得上享受这些铺着昂贵柔软的丝绸和片片花瓣的床铺,享受这云雾缭绕的甜美熏香,而不是现在的自己。

塞迪克总是让人琢磨不透。海格力斯沉思着,而且他还总是做出这种奇怪的事。海格力斯还记得小的时候见过的场景:奥/斯/曼帝国那伟岸的身姿从胜利的战场上归来,面具和甲胄上飞溅着不知是他还是敌人的鲜血。他表情冷漠地将被征服的国家扔进他的领地,那模样强大而又令人心生畏惧。

可在其他时候——比如今天这样的平静日子,这个男人又会做些精致的食物,将海格力斯扛上肩头,或是牵着他和古夫塔去郊外散步,给两个孩子讲那些古老的故事,不时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仿佛父亲般和蔼和慈祥。

现在他又做怪事了。他要海格力斯赤【】身【】裸【】体地躺到丝绸床单上,在海格被扒掉的衣服上撒上赤色的郁金香花瓣,又在他周身堆满暗红的天鹅绒抱枕。然后,他把海格的双手抻到头顶上方并拢捆住,全然不顾那双手的腕处被股绳磨出的淡淡肿痕。

海格力斯已经长大,对于有些事,他已经可以领悟了。他明白现在的自己已经足够招来周围多少国/家的虎视眈眈。但与此同时,塞迪克变得越来越贪婪。奥/斯/曼帝国已经发展成全欧/洲的一块心病,而他本人却永不知满足。海格力斯不禁想感叹一下人们在掌握极大力量时不可避免会暴露出的可憎的真实面目——但前提是他没有处于现在这样一种微妙境地。

T.B.C.

*有关“先哲故事”的一点说明:
这里的翻译可能非常不准确。“先哲”这个词的英语原文其实是一个土/耳/其语或阿/拉/伯语转译的单词“Hadja”。根据维基百科的英语解释,一意为一个舞蹈种类,二是10世纪左右中东地区的一个学派以及该学派支持者的统称,代表人物好像有默罕默德·卡沙尼什么的……这里取的是第二种含义。但是我对这方面知识了解很少,所以不敢妄下定论。如果有了解这个词含义的人,请指正我的问题,蟹蟹ω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