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APH/露中】五夜谈(一)

#小学生文笔!慎入!!!!#
#几年前的旧文_(:3」∠❀)_#
#为了证明我真的是一个APH厨😂#
#辣鸡lofter毁我排版_(:3」∠❀)_#
#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都将是对我莫大的鼓励|。•ω•)っ#

#以上,欢迎阅读#











             第一夜 喧嚣的酒馆与诗人的歌谣

风吹得狠了。
王耀把身上的衣服裹得更紧了些。夜很深了,他迫切地需要找个落脚的地方。
前方有灯光昏黄的痕迹,他眯眼看去,只见一个破败的酒馆突兀地立在这忙忙的荒原中。
太好了。他心说。一杯蜜酒就可以暖暖身子,运气好还能换些口粮。
他推门走进去,酒馆里设施简陋,木质的长吧台就是这狭小世界的中心。金黄的酒液泛着雪白的泡沫在大号杯子里荡漾,呼啦啦顺着交错的轨道滑向四面八方的顾客。酒客们扯着嗓子大讲下流粗鄙的笑话,化着廉价浓妆的女人在角落里声嘶力竭地歌唱。流氓和赌徒围着牌桌吞云吐雾,筹码砸在桌面上的声音响得像惊雷。甚至还有碎裂的声音不时传来,不用想就知道是哪个酒鬼又在发疯。
王耀紧挨着吧台坐下,向站在内侧一个正擦拭着酒杯的金发男人探过身去:
“劳驾,先生。我猜您是这里的老板?”
男人略带惊讶地抬眼:“啊——不错,哥哥我就是。”看清王耀的脸后,他眨眨眼睛,露出一个圆滑的微笑:“有什么能帮你的,小美人?”
“咳。”王耀受不了他这种油腻的语调,有点尴尬地别过视线去扯紧了领口,“是这样,如你所见,我是位吟游诗人,去过不少的地方。我在想你这酒馆这么偏僻,是不是需要些有趣的故事来给它增添些颜色?”
“哎呀......”男人状似为难地去搅他扎成一束的马尾,“哥哥我也是小本经营,没这么大能力请一位诗人开金口啊。”
“我要的不多。”王耀急忙说道,“一杯能暖身的酒,再加上一点干粮——几个银币也行。”
酒馆老板指着下巴算了算价钱,忽地莞尔一笑,带着他来到角落那小小的舞台,打发走无人理睬的歌女,一声口哨竟神奇般的让这群客人略略安静下来。“各位,”他将王耀轻轻往前一推,“这里有位了不得的诗人,要给大家讲些非常有趣的故事。”

一个奇怪的客人坐到了王耀的座位旁边。他用自己的长毛围巾遮着脸,只露出了额前一缕白金色的头发和幽紫的眼。那人向吧台点了一杯酒,听着王耀的诗歌,小口小口地啜着。
王耀的声音很好听,清冽而悠长,就像他这杯中的液体。那种仿佛酒浆般醇香的吸引力能使人陶醉在那精妙的诗句和曲折的情节中,但有时时有种刺痛的冰冷提醒着你,别沉溺在诗人编织的奇幻梦境里。他讲的故事古怪又稀奇,温暖、欺诈、毁灭、救赎,那些元素在诗人的口中产生奇妙的反应,一句诗划开两个世纪,一段唱词就过去几千年。
他真有趣。那人想着,斜斜地瞥了一眼王耀留在座位上的包裹,却在看见了一把竖琴的一角后微微愣住了。

今天的表演一如既往的成功。王耀数着酒馆老板给他的银币往自己的座位上走,笑得合不拢嘴。
然后他看见——
“哎,你这个人怎么随便翻别人东西!”
他一跃而起,快步上前夺回自己那包小小的行李。翻动他包裹的怪人动作顿了顿,紫色的眼睛里渐渐盈满了抱歉的情绪。
“真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好奇。”他的声音在围巾下显得闷闷的,但是依旧软糯得宛如孩童,“你明明有一把竖琴,有什么不带着它表演呢?”
竖琴和吟游诗人,多么标准的搭配。
王耀叹了口气,坐下拨弄了一下琴弦:“并不是我不想用它表演,而是这把琴中了魔咒。”
琴弦剧烈抖动着,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魔咒?”
“这是我遇到的一个巫师告诉我的,”王耀抿了一口自己的酒,“他说我这把琴中了一个人设下的魔咒,只有找到一个故事,才能唤醒它。这也是我为什么现在四处游历的原因。”
“那还真是巧了。”怪人笑得眯起了眼睛,“我有一个故事,说不定能唤醒你的竖琴。
“要听听嘛,诗人先生?”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