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K/尊猿】陌

#原作背景#
#时间大概第8集猴哥与室长上演撕逼大戏后独自在街上闲逛这段#
#后半部分有参考修改引用极少量官方小说内容#
#大写的ooc#
#我吃的CP有辣么冷_(:3」∠❀)_#
#新手产粮,请多关照#
#求评论求红心求小蓝手qwq来勾搭我嘛#






单薄的少年在空旷的街上慢腾腾地倒换着脚步,不时有汽车从他身边驶过,白花花的前灯灯光打在脚边,照得他的脸在漆黑的夜中一闪又忽而熄灭。他微低着头,垂着眸子,只管朝着不知重点的远方行走。
腰身没了熨帖合身的制服束缚,在日常的便服里彻底的放松。身侧也因为少了那早已习惯的重量。越发让人觉得空落落的。
很久没有这样过了。伏见猿比古对着夜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真怀念啊,不为了巡逻或是戏弄misaki,仅仅漫无目的地在街头闲逛,放任自己的思维浑浑噩噩地漫延开去的时光,自从加入青组之后就几乎从生活中消失了。
说是这样说,可无论思维再怎么混乱,关于潜入绿组的计划的那条脉络依旧无比清晰。因此大概可以说,这时的心境还是和以前有什么地方不同了吧。
夜风有些冷,他皱了皱眉,微微裹紧了外套——这在从前的自己看来不过是无所谓的小事。领口的绒毛磨蹭着脖颈细嫩的皮肤,有种似是而非的痒意。但这熟悉的感觉却让他一抖,仿佛这一下划到了他的心上。有关这件大衣的记忆,也一下子油然而生。
——周防尊。这件衣服和他的很像。不如说,这就是刻意按着他的样子买来的。
伏见还记得那场让人看来几乎可笑的购物。两个都对生活漠不关心而又行动懒散、毫无正常交流能力的人,格格不入地走在商场热闹的店面之间。一个叼着禁止点燃的香烟四处闲看,另一个埋头一个劲地滑动终端,若即若离地跟着男人的脚步,沉默得像是顺路的陌生人。
男人正在前进的身影突然一滞,伏见没留神地一头撞到了结实的后背。“啧……突然干什么……”他一边扶正眼镜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男人却完全不在意地一把将他从身后扯了出来。
“那个,你看。”周防一如既往地吐出简短的句子,下巴朝他所指的方向挑了挑。
商场的衣架上挂着一整排那种熟悉的皮衣,旁边摆着花花绿绿的促销广告——这种暖融融的季节,这种衣服当然不受欢迎。
“那种衣服我是不会——”
周防尊完全无视了他的抗议,在售货员小姐热情的欢迎声中十分淡定地挑拣出一件。
……怎么看都是随便拿的吧。
“我说,好歹要看看尺码合不合身——”
收银台发出“叮”的一声,彻底宣布了伏见这番努力的失败。
他抱着深深的无力感垂下头去,双手自暴自弃地接过外套的包装袋。
“我觉得很合适。”周防捏了捏他的手腕,“相信我。”

现在他必须承认了,周防尊真是个可怕的男人。离开吠舞罗后,他的个子最少窜了十几公分,这件外套现在却能妥帖的穿在他身上。
仿佛当年的他就已经预见到了现在一样,想想就让人觉得恐惧。
是的,恐惧。伏见猿比古敢说他没有畏惧过任何人,然而周防尊却是个意外。他每每走近这个人身边,就感觉像是在靠近一只沉默的野兽。那个男人就像是什么记号一般,赤裸裸地昭示着伏见的弱小,让他深深厌恶自己的无能,厌恶被那赤色的火焰吞噬的自己。
可是,不知不觉间,他知道了,那些火焰也可以如此温柔,可以融化安娜身上的落雪,也可以融化自己的心。
被火焰舔舐是痛苦的,可他却甘愿在这痛苦里沉沦。
——他停住了脚步。
街边深夜值班的便利店售货员,无精打采地替换着货架上的商品。伏见看的很清楚,那是一排整整齐齐的香烟——万宝路,周防最常抽的牌子。
他记得这个味道。
就在他和八田彻底决裂的那天晚上——
他死死抓住周防精壮的手臂,深埋在男人的颈窝里大口的喘息。周防俯下身去舔吻他锁骨上那些新鲜的烧伤,过于真实的疼痛让他的思维在清醒与混沌间迷迷糊糊地徘徊着。
八田愤怒的大吼、宗像冷静的邀请,还有尊……
周防尊说,我知道了。
没有责备,没有痛心,依旧是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的模样。
他突然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对方的舌探入他的口腔,伏见毫无意识地上前迎合。然后他尝到了自己鲜血的滋味,还有,男人身上终年不散的烟草气息。
苦的,苦得他舌根发麻。
他喘息的声音几乎带上了哭腔——但伏见猿比古是不会承认自己哭了的。
毕竟一颗重新冰冻的心,不可能会流下泪水。

伏见瘫坐在床上休息,刚才的疯狂显然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周防尊则坐在床边,他点燃了一支香烟,慢慢慢慢地吸着。
白色的烟雾断断续续地从他嘴里吐出,在空气中妖娆的舒舒卷卷。
伏见看着昏暗中那个明明灭灭的红点,心里不知怎的生出些恼火和憎恶。
他怀揣着几乎是报复般的心情,费力地撑起身子,伸手一把夺过周防的香烟,塞进自己嘴里狠狠吸了一口——
“咳!咳咳!!”
辛辣浑浊的气体涌入他的肺腔。伏见被刺激得蜷起了身子,不受控制地剧烈咳嗽,几乎叼不稳烟卷。长长的一截烟灰断裂开来,砸碎在雪白的床单上,留下点点黑黢黢的痕迹。
而周防依然只是安静地看着伏见,看他的呼吸渐渐平复,才把香烟放回自己口中,凑上前去,一手轻轻抹掉伏见眼角生理性的泪水,一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猿比古。”周防尊的嗓音沙哑低沉,像一声缥缈悠远的喟叹“你应该到宗像那里去,那才是适合你的地方。
“我也会为你感到开心。”

骗子。伏见猿比古恨恨地想。宗像礼司那种喜欢压榨下属的恶趣味变态的手下,怎么会是适合我的地方。
那么,自己到底属于哪里呢。
“你本来不就是叛徒吗。
“只要一不顺心就马上离开,你一直都是这样的人。”
说的也是啊。这可是自己做的最熟练的事。
他翻出终端,划开屏幕。
“既然如此,我就当个叛徒给你看看。”
绿色的微光投射在他的镜片上。伏见看着Jungle的标志,又想起了那个年少时的夏天。
在绿王制造的混乱中,他第一次窥探到王权者的存在,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在绝对力量面前的渺小,还有……
最终阴差阳错地,成为“赤色怪物”的一员。
“握住这只手。”男人说。
从他掌心里涌出的火焰在身体里四处流窜,滚烫的,仿佛能烧焦毛发、融化皮肉、粉碎筋骨。伏见猿比古在那过分的温暖中,终于感受到了梦寐以求的濒死的乐趣与痛苦。
最后,所有的一切都凝结在他锁骨的那枚烙印里。
是周防尊赋予他的,完完全全代表他,完完全全属于他。
伏见依旧记得那个雪天,红色的光点从他的领口飘出,与那头吠舞罗处的光芒融成了一片。白色的细雪向下落,血色的星芒向上飞。达摩克里斯之剑悲鸣着坠落,宗像礼司颤抖着挺直了脊背,用鲜红的纤细手指扶正了镜片——
他知道,那是周防尊的血。
“以剑制剑,吾等大义无霾。”
他一瞬间分不清谁对谁错。
而现在的自己又怎么样呢——
伏见打量了一下周身。闪着青辉的佩刀此刻并不挂在自己腰间,泛着赤色的火焰早已从自己手中褪去。只有被牢牢地贴身捆绑的匕首,冰冷冷地挨着皮肤,等着发出绿色的光来。
他习惯性的去抓左侧锁骨上的四道疤痕。它们如同蚯蚓般弯曲肿胀,丑陋而叫人恶心,那种触感足以把他拉回这不堪的现实之中。
他冷冷地笑了一声。

伏见猿比古迈开脚步,踏着寂静无人的街道,走向那不可预见的未来。
——不再有他的未来。

—Fin—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