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APH/土希】It's Not Like I Care

                         It's Not Like I Care
                                           by Maddiain wounderland
#外网同人翻译#
#原作者似已退坑所以无法取得授权,无奈侵删_(:3」∠❀)_#
#非专业汉化人员,自娱自乐,如有问题欢迎指正ω#
#原文地址点我#
#不喜勿入勿喷,蟹蟹合作ω#
#第一次做汉化好紧张へ(;´Д`へ)希望得到大家的评论和喜欢ω#
#蟹蟹看我唠叨了这么多,以下——#



【作者写在开头的话:土叔受伤了(意呆也许会很高兴吧),海格来给他治疗。我实在太喜欢这一对了所以一定要甜甜甜甜甜甜!准备好甜到掉牙吧ω】
(自动脑补以树懒速度说话的海格,食用效果更加★)
——————————正文——————————
火热的布料贴上他的手臂,塞迪克被触碰的那块肌肉狠狠地抽动了一下。
“你就不能轻点?!”他不悦地皱着眉。
海格力斯顶着一张同样烦躁的脸回敬道:“怎么,你还让我那你这些该死的伤怎么样!”
但尽管话语间火药味十足,他还是动作轻柔地那布料蘸去了伤口周围的污血。随后,海格力斯把它包扎好,又赶忙去处理下一道。
“呃……你得把上衣脱了才行。”海格力斯说道,脸颊上微微泛起一点粉色。
在塞迪克嘟嘟囔囔抱怨着兜头脱下上衣,露出上半身时,海格力斯的脸不自觉的红了。紧接着他看到左肩上的那道伤口——周围的肌肉已经青肿,伤口深得可怕。他刚想蘸湿布料来清晰伤口,却忽然顿了顿。
“……会有点痛。”他提示说。
“行了行了,这我知道,你尽管来吧。”
海格力斯处理着伤口,耳畔是塞迪克压抑着的“嘶嘶”的抽气声。他伸手扶住塞迪克另一边完好的肩膀,以便在擦拭和包扎时有个支撑。
他注意到塞迪克胸膛上密布的疤痕,突然情不自禁地沿着那些痕迹用手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塞迪克看着他眼中的温柔神色,不免感到有些惊讶。
“海格——”
“这条伤口,你是在哪里弄的?”海格力斯抚摸着一条贯穿伤留下的疤痕,轻轻问道。塞迪克回想了一下,才回答:
“塞/尔/维/亚,是奥/斯/曼战役的事了。”海格力斯仿佛很满意这回答,点了点头,手指继续向上游走。
“这条呢?”他问,指尖沿着横穿胸口的一道伤划过。塞迪克嗅到他发丝间橄榄油的气味,身体几乎因为两人过分靠近的距离而紧绷得颤抖。
“维/也/纳包围战。”
海格力斯还在向上,直到他和塞迪克完全平齐,那手指顺着劈裂锁骨的伤疤缓缓而下。
“那……这条呢?”他玩味地挑起一边的眉毛。看这小混蛋趾高气昂的样子,塞迪克心里骂道。
“希/腊/独/立/战/争。”塞迪克说话间一把环住海格力斯的腰,直把他拽倒在自己的大腿上。他们之间离得那么近,海格力斯的脸马上涨红了。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闭起眼睛安静了好一会儿,直到海格力斯突然凑上去啄了一口塞迪克的嘴唇,随即用力将他推开。
“——好了。我弄完了。”
塞迪克点点头表示感谢,松开手以便海格力斯挣脱开去,然后默默穿回自己的上衣。
“谢啦。”他朝海格力斯一笑,伸手乱糟糟地去揉对方的头发。海格力斯奋力避开他的胳膊,躲躲闪闪地把目光投向别处。
“我才……不是因为在乎什么的……才做这种事呢!”他愤愤地嘟哝着。
塞迪克露出一个他看了就火大的笑容。
“当然,我知道你不是。”
                         

                                                                    —Fin—




真的!特别甜!特!别!甜!【倒地
感觉没有把原作里那种特别的描写翻译出来……毕竟我不是专业人员,不太清楚什么地方可以适当发散……所以尽量按原文来了,可能干巴巴的不好吃……
可原作真的超美味啊!大大的描写肥肠可爱!!!
国内的土希似乎很冷嘛_(:3」∠❀)_,外站上虽然也不算热门,但粮意外的多一点。英语好的话可以去吃粮,顺便感受译文里很难体现出的那种feel,真的非常奇妙ω
感谢阅读!如果可以想求评论或者小红心小蓝手之类的(๑´•ω•)

评论(1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