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第五人格/杰佣】金色的尘土

我竟然会激情产出第二篇文……杰佣真是个神奇的CP

架空设定,没有庄园没有比赛的世界,奈布依然是退休佣兵

巨大的OOC,自己写到后面甚至觉得雷× 真•我流私设杰佣,大概是黏糊的热恋期×

在R18的边缘疯狂试探,虽然没车但估计会被屏蔽所以外链

有一点点微妙的play,在外链前几行就写清楚了,请注意避雷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欢迎你的阅读





“你为什么瞧不起自己?”

“因为我爱你。”

——毛姆《面纱》


奈布·萨贝达想做一件让爱人开心的事。

并非是因为特殊时间而产生的特殊念头,事实上,他从很久以前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他总觉得自己并不能称为一个合格的恋人,杰克为他付出太多而获得太少。长于战场的佣兵不懂浪漫,一直都是他享受着杰克的体贴与温柔。

长时间思索无果后,他走投无路,选择向几位女性朋友求助。

“我觉得问题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空军小姐正襟危坐,一脸严肃认真,“一般的思路不都是,从他喜欢的东西入手比较好吗?”

奈布垂着头,几乎是羞愧地咬牙回答:“我并不太清楚……他的喜好。”

只怪杰克一向文质彬彬,喜怒不形于色,不论对什么事物都能一副礼貌又得体的笑脸。而佣兵又恰恰是最不会读懂人心的那一种人,他可以拆解复杂的枪械,却无法揣摩出杰克的思维。

“我觉得玛尔塔的主意不太好啊。”园丁带着为佣兵解围的用意提出自己的想法,“光从喜欢的东西入手未免太肤浅了吧。比如杰克喜欢喝红茶,难道就要让奈布买两罐茶叶送给他吗,听起来也挺奇怪的。”

“我……我是不太明白……”佣兵嘟哝着。

“重要的是你做的事能不能正中对方内心的想法吧,换句话说,一种惊喜的感觉。”艾米丽歪着头认真思考,“奈布,要是你能知道杰克有什么很想做就好了,替他完成的话,他一定会很高兴。”

奈布·萨贝达苦恼地皱起鼻子:“这听起来比猜测他爱吃的东西还要难。”

看啊,自己是多么愚笨地一个人。失去了武器离开了战场的佣兵比一般人还要无能,甚至不会向最亲密的爱人表达内心。他就像一捧被战争碾作的微尘,破碎得再也不能完全。奈布不自觉地缩了缩身体,试图将自己整个儿藏进兜帽的阴影里。

“啊——我说!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艾玛猛地一拍桌面,“前几天有人来我的花店,非要订购这个季节根本不可能找到的花送给女友。我当时灵机一动就这么劝他——比起花的品种,她真正在意的应该是你这个送花人吧。”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奈布,希望他明白自己话中的意图,然而迟钝的佣兵脸上依旧写满了茫然的神色。玛尔塔叹了口气,继续循循善诱:“再打个比方和你说吧。假如你为杰克泡了红茶,哪怕完全不对他口味,但因为是你,他就不会介意的。”

奈布依然保持困惑:“泡杯茶之类的……是不是太简单了一点?”

“当然不是泡茶这种小事!”艾米丽在一旁听得几欲崩溃,“天呐奈布,这种事非要让我们女孩子明白地说出来吗?”

“我们的意思当然是情趣——恋人之间的那种。在这个方面,你可以主动一点。”

她们眼睁睁看着佣兵一瞬间呆滞的目光,过了一会儿脸颊便开始迅速涨红。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话在嘴里鼓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泄气地坐回座位,掩面发出一声咬牙切齿的长叹:

“多亏了你们的提议,我想起有一个东西……”

点我看那个东西

图片刷不出走这条

END.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杰佣这个CP能满足我许多奇怪的妄想(???),于是就有了这篇。想尝试写一个无限温柔的杰克(虽然我觉得黑化的杰克也很带感×)和不太一样的佣兵,毕竟自我厌恶也是PTSD的症状之一。

不知道之后还会不会想出适合杰佣的脑洞,接下来就随缘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7)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