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第五人格/杰佣】热光

·是个萌新玩家,没有技术只想吃粮
·虽然梗超烂但是我还是要写×
·清水向,无剧情,非常无聊,并且烂尾了
·总而言之是个辣鸡
·重度ooc预警!!!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欢迎阅读——



“无处可逃了吗,小姐?”

高挑的恶魔踏着优雅步调前行,自足尖蔓延出的阴影一点点逼近园丁的身躯。纤长的五指跃跃欲试般收紧又松开,刀刃摩擦发出生涩的金属声响。杰克高高扬起手臂,那钢铁这一时映着他无表情的假面,下一时就反照出女孩惊惧的脸,就在寒光划破空气的瞬间——

“艾玛,快跑!”

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佣兵突然冲至两人之间硬扛下杰克的一击,趁监管者无法动作的几秒内努力将园丁往远处推搡:“我来牵制这家伙,你和大家先离开!”

电闸启动声和着他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杰克恢复动作的时候,园丁已经不知所踪,只有佣兵一人活动的痕迹留了下来。从伤口滴落的血在地面凝结成蛛网般的红线,忠实地揭示出主人的行踪。他向所指的方位行进没多久,果然发现了那个戴着绿色兜帽的身影——看上去不仅不算狼狈,反而像在刻意观察着自己,以便保持一种最能吸引猎手的距离感。

真是有趣。杰克摩挲着嘴角,那就陪他玩一玩吧。
他大概看不出,佣兵其实并没有表面那么从容。
种种反应只不过是多年训练的条件反射,全身的肌肉在这种环境下不受控制的紧绷着,无视身体状况做出超负荷的动作。佣兵跌跌撞撞地翻过矮墙,倚在墙角想治疗一下,但手指哆嗦到无法准确将针头扎进血管。监管者的脚步再次逼近,他又本能地惊起奔逃。

事实上佣兵厌恶极了这种感觉。被人追赶着,拼尽全力灾死亡之间寻找生存的夹缝,未及时处理的伤口让他产生失血的虚弱感,逐渐模糊的视线仿佛是那些噩梦正从他的臆想中满溢至现实。他看见炮火、流弹、断肢,残垣上的乌鸦对他转过头来,佣兵从那些闪烁着血光的眼中窥到他曾亲手杀害之人的脸。

他明白这是PTSD正在发作,自己马上就会从一个地狱坠到另一个地狱里去。意识与自己的身体渐渐失去了联系,不知道奔跑的速度正在减慢,以及——他因溺于幻觉而产生的颤抖和呻吟,在怎样的刺激着杰克的神经。

就在这场追逐进行的途中,其他三名求生者已经集结完毕逃出了大门。静立在废墟各处的乌鸦尽数飞起,一齐向仅存的佣兵扑来。那些尖喙像是闪亮的弹头,死亡的黑羽在他的视线里炸开。

“啊——!”佣兵失声惊叫,崩溃地跌坐到地上。
这倒是有些超出了杰克的预料。他走近已动弹不得的求生者,看到他抱着头像小兽般瑟缩,试图把自己蜷成小小的一团。杰克不禁俯下身去,发现佣兵漂亮的蓝色瞳孔已经失去了焦点,像玻璃珠般扭曲地映出自己的脸。

他陷入了比这庄园还恐怖的梦魇中吗?

这时再将佣兵送上狂欢之椅似乎已没有了太大意义。杰克盯着对方仍在渗血的伤口,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将他缓缓抱了起来。

怀间的重量比想象中的还要轻盈,微微伸展开的纤细手脚与一般印象中健壮的军人相去甚远,PTSD不仅摧垮了他的神经,也在消磨着他现实中的肉体。杰克小心地避免左手上的指刃再次割伤求生者脆弱的皮肤,心情似乎变得有些愉悦,在走路时不自觉地哼起了小曲儿。

他时而会低头看看臂弯中的人,因为平躺且悬空,佣兵的兜帽掉下来了一点,几丛鬈发正随着他的步伐上下跃动。那双眸子也好像恢复了些许神识,如投入了石块而破碎的湖面,荡开一圈一圈细密的涟漪。

佣兵的确感受到了别人的触碰,温柔地麻痹了他的身体,竟没有做出防御的反击,身体稳妥地躺在一个怀抱中,给人不切实际的安全感。挤满视线的哀嚎亡灵的幻觉正如潮水般褪去,他已经可以渐渐分辨出眼前军工厂的废墟。

……等一下,这不是意味着——

佣兵抬头找寻怀抱所属之人的脸时,恰逢杰克又一次低头看他。两人骤然对视,吓得他差点摔到地上。

杰克不得不抓紧他细瘦的脚腕:“请小心一点,佣兵先生。”

“不对不对不对!”佣兵否定现实地猛摇着头,“你这样抱着我做什么?”

监管者歪了歪头,语调优雅彬彬有礼:“善待伤员,这也是绅士的行为准则之一。”

你以为割伤我的是谁手里的刀啊?

佣兵的肌肉和神经又不自觉地紧绷起来,压抑的环境和近在咫尺的敌人迫使身体做出几乎本能的反应。杰克仿佛察觉到了他的异动,突然低下头去,在他额上印下一个亲吻。

——那能算是一个吻吗?感觉只不过是那冷硬的白色假面从皮肤上一划而过,没有半分柔软与温度。但佣兵还是一怔,脸上难得露出几分羞涩又震惊的表情。

“这、这又算是什么意思啊……”他嗫嚅着。

谁会去亲吻一架背负着血债的战争机器?多年来吻过他的只有弹片和刀刃,黑暗与死神。它们在这具身体上留下的“情爱”之痕,是他一生都无法洗去的原罪。

杰克没有回答,脚步已来到敞开的地窖门口。监管者谨慎地放下佣兵,让他安稳地坐在洞口的边缘。

“跳下去的时候也要小心啊。”他这样叮嘱道,接着后退两步深鞠一躬,像一位演员进行完美的结束致礼。

“期待下次的会面,佣兵先生。”

End.

·其实这篇是入了坑之后的激情摸鱼!感觉有很多的地方的处理还不够好,游戏也没有很深入玩所以描述的乱七八糟……
·不过以后的产粮重心应该不会在第五人格这边……就,谨慎关注吧(醒醒谁理你)×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