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APH/土希】人间琐碎

我觉得这个tag底下缺一辆车×

然而车技相当差劲

我不是刹车,我是真得开不下去了【大哭】

巨型OOC现场,有点奇怪的ky使用,介意慎点

——你如何定义平凡的幸福所带来的撼动?

他看到爱人微蜷着身体,伏在桌边沉沉酣睡。他浸润在落日温暖的余晖里,笔电屏幕的荧光如月亮般照亮阴影中的脸庞。家中的猫一只缩在爱人膝头,一只则在低平的脖颈上诡异地舒展着躯干,垂下的肉垫摇摇晃晃撩拨着鬈发。

这个姿势……怎么做到的啊。

塞迪克轻手轻脚走进厨房,放下满怀的食品和日常杂货。海格力斯若不是必要的外出采风就会在家里写稿写到天荒地老,可怜他出差这么久,下飞机第一件事还是直奔商场以填补被海格力斯吃空的冰箱。

他草草把物品分类,一部分塞进冷藏库,另一部分零食要囤到客厅海格力斯钟爱的工作台上。塞迪克捏着纸袋走近熟睡的人,把横在脖颈上的猫咪拎起来放到一边。颈椎上骤然减轻的重量和绒毛摩擦产生的骚动惊动了海格力斯,趴伏的脊背耸动了几下,慢慢挺立起来。

“唔、”青年甚至连眼睛还未完全睁开,只模糊看到了塞迪克的轮廓剪影,说话瓮声瓮气,“你回来了……”

仿佛一个他平常下班的傍晚。

盘踞在腿间的猫也活动起来,为获得关注半直立起身体去踩主人的肚子。海格力斯虚虚抓住它的两只前爪,自顾自地嘟哝:

“啊,太好了,又可以吃到塞迪克做的、好吃的饭了。猫伍长也是,终于有人帮我喂了。嗯,所以说、什么时候能吃晚饭呢……”

塞迪克不由得嘴角抽动:“我在你心中就是这种地位吗。”

他无力地叹一口气,即便如此也发不起火来——不如说已经习惯了海格力斯的这种风格。“晚饭我一会去做,现在先随便吃点什么吧。”边说他一边翻弄纸袋拿了酸奶,“喏,我在超市找到了你家那边的饮料。”

他看着海格力斯慢吞吞地撕开包装,插入吸管小口啜饮,也放松身体瘫坐到青年旁边,用一侧手臂支撑着往他的方向倾斜:“所以说,这些天都没有想我吗,小鬼?”

海格力斯像被抓住后颈皮般僵直了一下:“……才没空呢,我、我还要忙着写稿……”

为了证明什么似的,他滑动鼠标唤醒黯淡的屏幕,亮出大片空白的文稿页面。塞迪克记得海格力斯接了一部短篇,从自己出差之前就已经动笔。他很知道海格的写作习惯,一旦各方面敲定,行文就是与本人性格截然相反的顺畅与利落,很少出现这样卡顿的情况。电脑右下角有弹窗闪闪烁烁,仿佛能看到责编实体化的哀嚎。

他眯起眼睛,凑近去看了看大致的前文。主人公情意渐浓、心意相通、干柴烈火、蓄势待发,接下来的情节如何成年人之间自然心知肚明。塞迪克脸上堆出促狭的笑意,偏头玩味地看向海格力斯:“这种事情还写不出,难道你生活经验不够丰富吗?”

他眼睁睁盯着海格力斯为答他话而将吸管从口中抽离,带出一点津液拉出银丝。从那唇缝中溢出几滴白色的粘稠奶渍,又被探出的嫩红舌尖舐去。线条优美的脖颈上喉结滑动发出暧昧的吞咽声,海格力斯神色不变、意味深长:

“太久没经历,感觉要忘记了。”

情意渐浓、心意相通、干柴烈火、蓄势待发

(第一次在AO3停车,排版有点难受多包涵吧×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如果翻车就在评论区告诉我好了)

感谢看完这篇的你❤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