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APH/土希】午后琐记

翻译了一半的稿子丢了,气,随手摸个小段子暖圈∠( ᐛ 」∠)_

没有文笔,没有剧情,慎入。

人物属于APH,ooc属于我【豹哭.jpg】







他来的时候一切都安静。

希腊的午休时光是过于漫长了,但如果不是这样,又会让人觉得浪费了这温暖又缠绵的地中海的日光。野地里的荒草慵懒地舒展着叶子,太阳像被打翻的蜂蜜罐般流出黏糊糊的金黄颜色。

那是很容易沦陷其中的舒适感。它会恍惚得让人觉得身处神话中的福地,被飞逝的时光遗忘了。但好在塞迪克还记得此行的目的,他扒开一条简陋的警戒线,看到了一大片正在挖掘中的废墟。

没有考古队。希腊有数不尽的遗迹等待开发,人们的目光总是会聚焦那些在神话和史诗中熠熠闪光的城邦,默默无闻者自然无暇顾及。只有海格力斯会去缓慢而坚定地拂去那些历史的灰尘,让活在他儿时记忆中的地方重见天日。

塞迪克知道此时他一定也在休息,遵循着希腊人那懒散的一贯作息,并且能在看上去明明同样坚硬硌人的石板中找到一块最适宜午睡的躺下。他已经远远地看到他了,同小时候一样,背像猫般温顺地微微蜷起。在不远处还堆放着几个未扑净粉尘的陶罐,塞迪克猜想那就是他指尖和面颊上污渍的来源。

海格力斯离他那么远,在灰黄的台阶上变成小小的一个点。他背后是一整个死去的城市,像远古巨人的尸体,沉默无言。

他走得近些,脚步尽量轻巧又安静,像收起了尖爪的肉垫踩上地面。塞迪克坐在海格力斯旁边,打量着睡梦中的少年。

爱琴海之子生着标志如古希腊石雕般的美丽脸庞,小麦色的皮肤沐浴在阳光中。那些柔顺闪光的鬈发贴着他的脸颊和脖颈,塞迪克能模糊地闻到熟悉的橄榄香气。这股味道能勾起他某些遥远的回忆,香膏、精油、葡萄蜜酒,还有小小的、缩在他怀里的海格力斯。那孩子不如同龄人活泼,总是面无表情地思考着世界本源与猫的伟大命题,奶声奶气地与塞迪克讨价还价——都怪古希腊非要把雄辩术列入教育!他真是烦透了这玩意儿。

这家伙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塞迪克心想。

他戳了戳海格力斯略有肉感的脸颊,对方没醒,只是在梦中鼓了鼓腮。再向下看去,衣裤和裸露的皮肤上都沾了粉尘,使他看上去并不像个高贵的国家,反而像个农夫。

他本不必这样,很多历史逝去了也没人在乎。

但塞迪克明白海格力斯的想法。那些已发掘的遗迹与埋藏在地下的城池都是他所要守护的母亲的遗物。他在动荡与被争夺间度过幼年,在奥斯曼严厉的统治下度过少年。黄金时代的雅典、骁勇善战的斯巴达、庄重神圣的德尔斐,还有他那被誉为地中海明珠的母亲,都不及马其顿和罗马的铁骑更真实可感。而当他从塞迪克手中夺回自由之时,曾经的辉煌已被基督和安拉混杂得面目全非。塞迪克相信,海格力斯能从这些古迹中看到过去那些绚烂的影子,听到飘落在风中的历史回音。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海格力斯的睡颜,胸中不知不觉溢满了温柔的甜腻情感。塞迪克动了动身体,背靠上石壁,把肩膀缩成舒服的姿势。

都是这阳光的错。他在睡着前心想,它比那茴香酒还醉人。



不知道有没有TBC×没想好要不要让他俩睡醒😂

决定慢慢复健,所以想请看到这里的你们点梗❤

CP仅限土希,梗和paro都可以在评论里留下,我会选一个来写【醒醒你以为能有几个【抽打.jpg】

以上,那就欢迎评论咯?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