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瞎几把说

很早前就决定在今天写点什么。

今天起就是十八岁了。诸位,再见面我就是成年人了。

别客气,大家说话色情点bu

在几天前,我还觉得今天与平时一定没什么区别。一切纪念日想来都是人类为证明存在所设置的刻意,。在那天太阳东升西落,和平时一样。十八岁这个年纪说起来掷地有声蛮有神气,想想也不过是把法律内化成了生活。它不过意味着一些虚无缥缈的权利和严苛的责任,以及一个无法定义的未来。

目前值得欣慰的是,我在这十八年间还是收获了一些东西。从某一个时间点开始,突然像一只灵兽,自浑浑噩噩中顿开灵智,脱胎换骨。我在不知不觉中想清楚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和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要追求什么,和追求的前路如何。我从不敢对无法预知的未来许什么承诺,因此我并不敢说我一定义无反顾,一往无前。但是,至少我足够固执,在我的执念耗尽之前,暂时没有放弃的可能。

我是个幸运的人。在生命中我越发明白了这个事实。除了考试蒙不对选择抽卡抽不出ssr,我在人生重大事件中的运气好得惊人。我从小到大生活在安逸的环境中,莫名其妙避开了几乎所有人际交往中可能出现的恶意,还经常取得很多偶然的机会。我感谢我遇到的人们,他们真好,他们都会爱我。我没有资格说“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虽然我也不对“活着”抱有极度美好的渴望。我对人生态度是一种无所谓的追求,但感谢你们没有让我再想危险的领域偏移。
我收到了一些短信,一些卡片,和许许多多的祝福。谢谢它们。正因为如此我对于今天的态度才有了改观,我才相信今天是“特别的”。
至少在今天,我相信人生是美好的。活着真幸福。

还有就是,既然是现在,有着这个身份,我就不能免俗,要说一说高考。

我也想要语文老师抱抱qwq【划掉】

顶着高三生的身份,在这几天里待遇变得非常奇妙。进了电梯总是有人和我说考试加油——用同桌的话来说,“是英语完型里才会出现的场景”。我还曾经因为这身份被出租司机免了一块钱的零头,想想也很有趣。身边的亲戚家长精神亢奋正能量爆棚又似乎突然觉醒了随遇而安的态度,仿佛他们真的能承受你考砸的事实,这种心态应该不会常有,要珍惜。

心态没什么波动,就是起起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沉重得不见底。不过大概或许没那么严重——未来总是不可预知的。唯一的错误是让未来背负了太多希望,但是抱歉,想想高考后的那些“自由”,我也不得不这样做了。

至少我的脑子还算正常——这大概是好兆头。我在动车上穿过被田垄划分成不规则碎片的原野,水稻在浅水中冒出嫩尖。我想想从高空俯视这个场景那壮观的样子,在感叹渺小的人类这伟大的成果之余,在脑海中划过东北半湿润地区的气候特征。我对着红海滩的广告牌时脑子里是湿地的环境功能,对着油田气田想产业结构区位条件和生产消费关系。听起来疯狂,但其实只有一个瞬间。

我还是不敢思考未来,尽管我已经做了所能做的最好准备。拿了自招的笔试资格,在无数轮强化中尽量提高了成绩,甚至糊里糊涂拿了一个国外大学的offer,哪怕考砸也不是没个出路。但是——我一向认为人们惧怕的从不是某件事情本身,而是其背后失败的可能。就同我现在的心态一样。
然而现在也没什么卵用。明天随便看看书,剩下的一切交给——我目前为止还算不错的运气。
今天我这里天气很好,天空澄澈,自万里吹过浩瀚长风。热,但还没有到当时唐山那个地步。一整天跑各种手续,没有看书,爽,有点乐不思蜀。如果一天后没有高考,现在的日子就很完美。

买蛋糕的时候被店主送了额外的蛋挞。买到了有茨木小天使和小黑的水葡萄水荔枝。被带去吃了没吃过的好吃的。开心。

最后。

一要祝我生日快乐。

二要对我所有的同学和朋友说,祝你们什么,嗯————??!【叉腰】

言尽于此,拿酒来——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