齿轮转啊转

目前专注土希产出,其它各种cp掉落不定。

产出速度甚于海格的语速×

冷cp爱好者,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可怜人(。)

世界观里没有爬墙的概念,我是游走在无数墙头上的男人×

最后……有没有混神话圈的爸爸来关爱我【大哭】!!!!

是废话

在lof待了一段时间啦,就,突然想扩个列()

其实有很多人我都很眼熟,时不时会冒出想要扩列的想法,然而自己是个社恐怎么也没办法戳开私信栏……

这个lo放到元旦左右叭,能看到它的人,如果谁对我在这个lof以外的地方有兴趣的话hhhhh欢迎来找我玩w反正发现幻灭的话你可以把我删了×

神秘号码:86687230。注明lof来的还有希望我给你的备注?

(第一次发这种东西好丢人)

【 APH/土希】此夜静谧无声







塞迪克轻手轻脚地掩上房门,转身叹了口气。

显得过于宽大的床铺边缘隆起一个小小的鼓包,男孩陷在蓬松的羽绒枕里沉睡着。塞迪克靠近了一点,高大的身材投下一大片阴影。他伸手想拨一拨海格力斯翘起的鬈发,最终却还是放了下来,目光落在男孩已经失去了一点肉感的脸颊上。

那上面蒙着一层薄红,透露着某种不健康的颜色,睡眠的呼吸间也多了沉重的杂音。海格力斯这两天一直发着烧,也正因如此,他没了什么力气再去确认卧室的门有没有反锁死,让塞迪克有机会偷摸进来探望。

海格力斯还是没有完全接受他,只是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他对塞迪克的很多东西都有这孩子气的敌意,以至于不吃不喝,把塞迪克给他添置的物品摔了满地。好在塞迪克费了些功夫,总算联系到了当年曾在海格力斯家工作过的佣人,重新雇到自己家里来营造一点稀薄的熟悉感。

男孩不安地拱了拱身子,把被子踢开了一条缝隙。塞迪克重新帮他塞好,又捂热了指尖才敢去探他颈窝的体温。小孩子的身体毕竟还是受不了这样大发脾气的折腾,幸亏这几天是海格力斯家曾经的老女佣在照料,饭和药才好歹送进了口。

他在收回手时没有忍住,用手背在那一侧的脸颊上摩挲了几下。小孩的皮肤上还有着如蜜桃上面那般细小的绒毛,在月光下甚至能反射出一层莹光。因为过高的体温,圆润的额头上渗出薄汗。塞迪克用床头准备好的温水沾湿毛巾,轻轻把它们拭去了。

难以想象自己有一天会做照顾孩子这种事。他颇复杂的在内心叹了口气,虽然是个相当麻烦的小鬼,但现在看着还真有点可爱的感觉。

他又端详了一会儿海格力斯的脸,却渐渐看到了他那位母亲的影子。那个坚强的女人在失败的人生最后,居然也能高傲地抬着头迎接身为敌人的自己。她依旧头脑清晰,思维缜密,知道还剩什么筹码能帮她自己完全和塞迪克的终局谈判,以此保住海格力斯的一点未来。

而现在,对手指责他无情冷酷,把这样小的孩子都拿来做利益的工具;站在他这边的人也不理解他,说塞迪克•安南你养虎为患,这个孩子总有一天要让你吃到苦头,在背后给你一记冷刀。你抚养他、对他好,到最后什么也不会得到。

我会后悔吗。他问自己,却有一点声音从唇间溢出,消散在空气中。

塞迪克又沉默地站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先出去拿些东西。在他的身影完全被走廊的黑暗吞没后,床上的孩子颤颤睫毛,睁开了眼睛。

海格力斯还不是十分清醒,迷迷糊糊地翻了下身,仰面躺着,小臂贴上刚被擦拭过的额头。

这家伙水平也太烂了,连女佣都比不过。他幼稚地、苛刻地忿忿不平。海格力斯回味着毛巾从脸上拂过的感觉,塞迪克粗糙微凉的手指笨拙地在颈窝试探。而母亲做起来从不会这样生疏,每次生病时她都温和地守在自己身边。妈妈的手是那样柔软,动作里满含呵护。他想起每次因为发汗而燥热干渴时,妈妈喜欢拿来葡萄,那些冰凉的珠子滚过他热烫的皮肤,滚到唇边,酸甜的汁水迸裂出来,涓涓流进喉咙……

但那不会再有了。这样的现实哽了他一下。

海格力斯皱起鼻子,试图把塞迪克想象得再凶恶一点。然而那个男人的叹息、迷茫,在他床边伫立着的沉默身影,却不由自主地明晰起来。

门锁又细微地响了一声。塞迪克回来了,将一杯咖啡放到床头。他拖一把沙发椅在紧靠着海格力斯的地方,将男孩露出来的胳膊塞回被子,才坐下,用平板电脑处理工作。海格力斯借着屏幕的光亮,可以瞥见他极力掩盖疲倦,不时去按压眉心。但只要自己有什么动静,塞迪克总能察觉地抬起眼,停下来给他掖掖被角。

正睡着的小鬼这次发出了几声嘟哝。男人凑近去看,发现了一点病中人常有的委屈与不安。他思索了一下,小心翼翼探进被窝,用自己的手笼住了海格力斯的。

那只小小的、热乎乎的手本能似的动了动,攥住了塞迪克的一根指头。

—END—

片段灭文

●是废稿!!写不下去了就放放这段完成度还不错的(。

●设定的位置是全文结尾,没什么卵用的前置剧情为:土是一名被龙诅咒的屠龙者,身体和意识会时不时被龙夺取控制,在这期间他毁了希出生的村庄,却在阴差阳错里收养了流浪的子希。希长大之后发现了土的身边,愤怒地与其决裂。多年以后希意外得知了土是一场阴谋的受害者才背负了被诅咒的命运,于是回来拯救土……

多么烂俗的故事啊(棒读)

●因为前面都没写,所以在本文您将遇到:不明所以、一头雾水的阅读体验,让你怀疑作者怎么好意思打这个tag的感情线,和日益退化的文章质量。请谨慎食用。

以上。










……

他踏进满是碎石的洞穴,在那阳光难以到达的深处,传来野兽粗重的呼吸。一只人类的手臂被铐牢在岩壁上,而身体那端的另一只却已变为龙的指爪。那附着鳞片、无力垂下的臂膀四周散落着铁链的碎块,绽放的伤口则是它崩开束缚的证明。

他不敢开口,眼前的黑暗就仿佛不见底的深渊,足以吞噬他想要呼唤的姓名。然而深渊却凝望了他,以那双无数次出现在噩梦中的,血红色的眼睛。

深渊中的怪物嗅到新鲜生命的气息,发出穷凶极恶的刺耳咆哮。但那凶狠的声音又戛然而止,就像突然被人扼住了喉咙。那双眼瞳的红色褪去了一瞬,同时听到塞迪克绝望的叫喊:

“不……我没法再控制它了!海格力斯,快离开我!”

多年以前,男人明明用同样的绝望恳求:海格力斯,别离开我。

拇指粗的铁链发出铮然的巨响,昭示着一场两败俱伤的缠斗。愤怒和痛苦的吼叫混杂在一起,他无法分清哪一种声音属于龙,哪一种属于人。

“可是,”海格力斯固执地迈出脚步,“你知道,我从不听你的话。”

他走近去,轻轻捧起男人低垂的头颅。他以指尖看见那些令人憎恶的龙鳞已经爬满塞迪克半张面孔,甚至脖颈、胸膛和腰腹。刚才自残般的打斗使它们破裂,渗出滑腻腥甜的血。

——龙血。

“你不该——”瞳孔中的红色瞬间涌上,旋即又被极力压下,龙啸刚刚破出一个音节,又被塞迪克的声音勉强取代,“呃、不该回来……”

“你知道我向你隐瞒……不,明明我早该降下制裁,却又懦弱地贪恋生命。”

海格力斯在他看不见的黑暗中摇了摇头。

不对,我们怎么能轻率地做出如此评价,面对这样一个被权势和命运无端陷诟的人。他被罪恶拖去地狱,身上却带着天堂之光的枷锁。他明明应该怨恨世界,但世界狡诈,又把所有怨恨最终投射给他自己。

“如果我化龙,巨大的体型和龙啸的能量也会使洞穴塌陷,把龙彻底掩埋。不会再有人受到与此相同的诅咒。海格力斯,我最后会带给你,你所寻求的正义……”

他的嘴唇被一根手指抵住。塞迪克感觉到海格力斯的脸贴得很近,周遭的空气都随着他的声音颤动。

“不对,塞迪克,”他说,跪在这半身怪物面前,像一位殉道者,“我寻求真理,也承担、真理背后的苦果。”

言毕他闭上眼睛,伏下身啜饮伤口处淋漓的鲜血。一股原始的、暴虐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横冲直撞,有如暴风雨中隆隆的雷鸣。一时之间他意识模糊,听不清塞迪克惊愕的高喊。

——分担龙血者,也必将分担那一半的力量,一半的龙凶残的本能。

无来由的愤怒攻击着他的理智,某种破坏的欲念在内心深处涌动,似乎想占据他的大脑。乍看凶猛,但若竭力抑制,却没那么不可打倒。一个人的血肉之躯难以抵挡的所谓“龙”,若被缩至一半放入两个人的身体,也许……

被剥离出力量,神智已恢复清明的塞迪克,急切而又紧张地抱扶着海格力斯,眼见他缓缓地揭开眼帘——

而他双目澄碧。

End.

新文的思路基本确定好了,没想到将近两个礼拜都没有动笔的机会。不是疲于应付繁重的任务,就是应付完之后从身体或心理上完全丧失更新的力气。

一想到别的太太即便学习/工作非常忙碌,也有稳定又高质的更新,就能再次意识到自己是很差劲的人。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在期待着、等待着,但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APH/土希】非典型性ABO

●非典型性的意思就是没有肉(

●是一个多月前无脑爽撸的片段,后来放置play了,刚刚补了个结尾

●被放置的原因就是写得太烂,能忍住看完也请不要取关我,今天我就要用实力证明我的弱小.jpg

●点文在想怎么写了(咕咕咕)








书本从脸颊滑落的触感和磕碰的响声使他惊醒了。冗杂文字盖住的眼睫颤抖了几下,瞳孔迎头撞上被窗棱切碎的夕阳。

“唔……”海格力斯不耐地又把眼睛半闭回去,略微变换姿势,把脸埋到墙壁投射下的阴影里去了。

“我正要叫你起来,”另一个男人从吧台转出,走到青年栖身的长沙发旁边,“别睡啦小鬼,一会儿就要开业了,你得过来搭把手。”塞迪克弯腰捡起地板上的书,草草扫了一眼题目,嗤笑一声:“你的学生要是知道,他们的哲学老师也会读《存在与时间》睡着,一定挂科得更放心大胆。”

海格力斯还半梦半醒,只是身体顺着声音的来源本能地贴靠过去。“只是……困……”他嘟囔着,一面让塞迪克俯下身好环住他的脖子,“你带我起来……”

男人微微蹙起眉头。海格力斯的懒散虽然由来已久,但也不是到路都不愿走上一步的程度。他把这个像猫一样半流体的人撑起,青年借力把脸贴到他的颈窝胡乱磨蹭。他愣了愣,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味,正从青年脖子后的腺体里源源不断散发出来。

“啊,看来今天晚上你不能留在外面帮我了小鬼。”塞迪克拍了拍海格力斯的背,而后者已经几乎完全伏在了他身上,“你发情了。”

海格力斯迷迷糊糊,没怎么听进男人的话。他只知道抱住他的这个人的腺体散发着让他安心又愉快的味道,因为一直在后厨忙碌的缘故,肩膀和领口的布料沾着烟火气,香料和酒的芬芳,男人粗砺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响着,这一切加起来就足够是他心中“家”的印象了。

“我带你回里面去吧。”塞迪克无奈地提起一口气,把青年囫囵抱起。酒馆通过吧台后的小门和他们的房子相通,他把海格力斯放到床上躺平时,对方还絮絮叨叨地抱怨:“塞迪克……今天不开店不行吗……”

“除非你想让我们俩饿死,”男人给他塞好被角,在他的额头上敲了一记,“看看你的排课表上才有几节课吧,你随时因为课被砍掉而变成无业游民的可能性真是我工作的一大动力。”

不然哪个Alpha愿意扔下自己在发情期变得又软又粘人的Omega,跑到后厨去摆弄锅铲呢。

“性冷淡大叔。”海格力斯迅速回击。

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塞迪克眉头一跳,咬牙切齿地想这小鬼偏偏就是记仇能力这么强。

海格力斯是个怪人——不仅是说性格方面,甚至是生理层面上。他展现出的第二性别完全不像传统意义上的Omega,对信息素的敏感度简直是Beta级别,在发情期时的表现也并没有其他Omega那么疯狂。以至于在他们第一次发情期标记前,塞迪克说出了困扰他多时的疑问:

“你是不是——性冷淡啊?”

当然,在那之后受到了青年猫猫拳的正义制裁。

塞迪克在把盘子放到桌上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
一旁正好是位熟客了:“哎呀,今天你那个小情人不在吗?”

他摇了摇头,做了个“发情期”的口型。

第二性别相同的客人立刻露出了然的神色,满怀同情拍了拍塞迪克的小臂。


在被褥间团成球的海格力斯并不能感受到伴侣的悲伤,他在软乎乎的羽绒里打了个滚,翻到了自己不常睡的那一边。枕头因为时常紧贴腺体而沾满了信息素的气味,诱惑着omega用脸颊在上面蹭了又蹭。但很快的,没有陪伴、拥抱、亲吻,没有大量肢体接触和一场酣畅淋漓的标记让发情期的本能躁动起来,海格力斯坐起身来,茫然地四处打量。

还要更多……

他掀开被子下床去,像初到世界的幼兽,不靠眼睛,而是凭着嗅闻的直觉探索着周围的一切。塞满了Alpha贴身衣物的橱柜此时就像夏娃眼中充满诱惑的苹果,散发着危险的、甜美的气息。海格力斯打开这宛如宝库的大门,将里面的衣服抱了个满怀。

“呼——”巨大的空虚感得到了小小的满足,他微微眯起眼睛,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被情欲冲昏了头的Omega将属于塞迪克的每一件衣物都捧在手里,踉踉跄跄扑回床上。他仿佛筑建爱巢的鸟儿,精心挑选着那些“树枝”,一圈一圈码放起来,让那令人安心的信息素像它主人的怀抱般充盈在自己周围。海格力斯满足地蜷在这一团混乱中,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

他再次醒来是因为不可抑制的情热。衣物暴露在空气中过久,上面的味道已经散去了很多,剥离欲望的幻想重新变成冰冷的死物。屋里很安静,甚至隐约能听到不远处酒馆中客人们喧闹的声音,但窗外浓重的夜色没有阻碍,一路渗到房间中。

海格力斯的身体热得难受,偏偏没有任何疏解方式。伴侣任何理由的缺席都在发情中的Omage心中自动过滤成了无理取闹的冷落,委屈的酸液把整颗心都泡得胀鼓鼓的。

赌气一般,他一脚踢开身前的衣服,想着索性去用冷水洗一把脸,试图降下这种诡异的高温。

洗手池旁还凌乱的堆砌着两人的各类用品,海格力斯的橄榄发油和塞迪克的古龙水瓶亲亲热热地贴在一起,在灯光下炫耀似的闪光。理智破碎的Omega死死盯着那个瓶子,里面琥珀色的液体在他模糊的臆想中轻轻晃动着,在男人沾着细碎发丝的耳后与绷直的手腕上留下混着胡椒、佛手柑和小茴香气味的吻——那也是塞迪克的味道,每每他攀上塞迪克的脖子亲热,就能在后颈处嗅到它们渗进皮肤的踪迹。

那正是能缓他情欲之渴的解药。


关店回房的塞迪克推开门就头皮一炸。

房间里如他预想飞满了自己的各件衣物,像被台风袭击过后的灾难现场。但同时,他那价格不菲的香水也被丢弃在地上几乎空空如也。空气中那与他信息素类似的香水味浓得惊人,他差点就要遵循Alpha的本能和自己打上一架了。

看来以后除了香烟,在发情期需要藏起来的东西又多了一个。消防战士塞迪克心中长叹一声。

他打开窗户,让那些喧宾夺主的气味通通散去。塞迪克剥开床上的衣物躺上去,把熟睡的Omega揽住摁在颈窝。

“你的正主在这儿呢,小鬼。”

●很短,对不起,完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一个穷人的故事

暑假将近的快乐肥宅,钱包的缩水总是与体重增长呈反比()巨大的生存压力迫使齿齿效仿先辈,投笔从戎,拿起小刀,艰难谋生()为了明天的尾款,为了未来的小裙子和塑胶老公!

以上废话总结:求求你们找我约橡皮章!!!

样图见lof。虽然都是比较老的图……字章手边没找到但我也是刻的!

如有需要,lof私信问我企鹅号!

约章细则:
1.请金主爸爸提供黑白纯色线稿,本人(因为太菜)不负责描线、排版及字体设计。

2.请金主爸爸自行解决素材授权问题,所有接单素材默认已有授权,所有版权纠纷本人(因为太怂)概不承担。

3.暂不提供橡皮章本体选色服务,我手里有什么颜色用什么,不过金主爸爸有非常讨厌的颜色可以备注一下协商。

4.橡皮章根据大小、难易、本体材质的不同,价格都有所不同,因此在这里没有办法给出价位表。金主爸爸小窗下单后我会进行估价和协商。

5.协商完成后先支付价格一半定金,金主爸爸收到章子本体后支付另一半。完成时间我也会根据具体要求提前告知协商。(不接急单!不接急单!不接急单!)

6.快递默认我附近邮费最便宜的公司()包半邮,如果金主爸爸指定公司邮费自付。邮包包含章子本体+2张空白!空白!空白!印卡。

7.为了保证章子的整洁,我无法提供试印效果图,有希望我试印的金主爸爸下单备注。

(不知道用不用得到的)扩列需知:
(醒醒啦你这么辣鸡谁要扩你)

1.混乱中立,没有爬墙概念的骑墙派×婉拒任何圈内的任何洁癖症患者,婉拒反脆皮鸭及直男直女癌。

2.根据死宅向吸定律(???)婉拒纯三次er,婉拒暴躁老哥,婉拒mxtx粉。

3.我的空间真的很无聊。

4.以上需知和约章没有半毛钱关系!!!!在金钱面前是没有原则的!!!!(暴言)

(从这个长度就可以看出我其实是个文手×)

最后最后!为了攒人品给在冷圈一直关注着我这个死人的旁友一个点梗机会!!cp没错就是aph土希……评论点梗零评自杀×

说句骚话(。

若是靠近,它只不过是冷硬的岩石,是几万亿颗尘土,是致人死亡的气团。

所以我只希望能远远的看着,星辰才永远是星辰。

是隱藏的狒狒萌新玩家()

怎麼說呢,我懷疑這個遊戲根本沒有2號臉龍男……

【最後不抱希望地問一問神意有沒有超級鹹魚的小部隊收留我……】

【土希/自汉化】Amor tussisque non celantur(爱与咳嗽都无法隐瞒)下

下篇终终终终于更新啦!!!×

没有想到拖拖拉拉竟然弄了半年时间,所以说我的填坑速度啊真是……【土下座】不过最后总算是搞出来了,说起来过几天就是生日了,能在18岁汉化完这一篇,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这次更新的就是铁火G太太负责的部分啦,依旧是,边汉化边在内心“他们两个真好啊噫呜呜噫”的鸡血着。到此为止,本子的主题剧情就算结束。其他杂七杂八还有一些G图、(几乎没说什么话的)四格和freetalk,因为LOFTER十图限制没有放上来。嗯……以后会整理一下全本,研究研究弄一个网盘链接?目前我还不知道怎么搞就是了……

这本是我第一次做图相关的汉化,能做出来、掌握了新的技能真的很开心。虽然我更新超慢产出又少,但以后还是会、汉化也好原创也好,继续进行土希产出。但是我想不出梗啊啊啊啊如果有人有梗愿意的话请务必拿来和我分享!!!如果有土希相关的汉化委托也可以拿来问问我这样?总之就是,一起给粮仓添砖加瓦吧×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想求一篇文……

首先占tag致歉致歉致歉!!!!找到文我马上就会删除的不要打我×

大概就是前两天刷到的一篇,文里有个细节记得特别清楚。林敬言到什么地方接方锐,当时正下雨,方锐过来的时候林敬言下意识把伞向方锐那边倾斜,然后方锐大大说“对我就不必这样了吧”什么的……

回想起这个细节感觉特别戳!好想再读一读却找不到了qwq……希望有人能告诉我qwq

再次致歉致歉!